当前位置: > 新2皇冠资讯 >
连续3次失败 我在大厂艰难晋升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04-08 [浏览量:2]
摘要:html模版 连续3次失败 我在大厂艰难晋升 来源:Tech星球/王琳 不提供二次转载 胡洁决定辞职,在这个裁员消息多到让人耳朵起茧的春天。 她一毕业就加入了一家超级电商平台,算上实习,马上就要满2年。初入职场的2年是成长最快,也是晋升最快的2年。过去,像她

html模版连续3次失败 我在大厂艰难晋升

来源:Tech星球/王琳

不提供二次转载

胡洁决定辞职,在这个裁员消息多到让人耳朵起茧的春天。

她一毕业就加入了一家超级电商平台,算上实习,马上就要满2年。初入职场的2年是成长最快,也是晋升最快的2年。过去,像她这样连续两个季度绩效为A的校招生晋升甚至不需要答辩,晋升成功且不占名额。

但现在她需要和大家一起去准备PPT,答辩,甚至晋升还占了名额。情况很严峻,卡得很严格。就连1升2都卡,她告诉Tech星球。晋升失败,薪资涨幅不多,这让她决定通过跳槽来提高工资,以对冲房价和通胀。

不止她一人有这样的感触。

Tech星球从字节跳动、京东、百度、阿里等多家互联网大厂员工了解到,今年晋升比往年更难。这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事儿2021年11月,中国电商行业20年来首次迎来月度同比负增长;曾经创造一年增长1.5亿用户神话的抖音,现在正用下载一个极速版获得一个星巴克杯子的办法来抵抗增速的放缓。

互联网行业从狂飙突进、业务快速扩张到趋于平缓,大厂减少了招聘规模,晋升自然也会更少。大部分员工的心态已经从希望晋升成功,变成了不被裁掉就好了。在大厂晋升,成为了奢望。

1、业务不再大扩张,晋升机会变少

傅雷正在等待晋升的通知,但他觉得情况不妙,因为往年这个时候,公司就会通知大家准备材料,今年看起来真的像网上传的那样延迟到7月了。

傅雷在一家超级头部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公司工作,是一名基层员工。去年开始,该公司开始实行新的职级调整,将原有的职级晋升窗口,由一年春/秋两次,改为春季一次。同时,由管理者对特别优秀,譬如做出特别重要贡献、成长特别迅速的员工,在秋季给予小范围现金调薪,内部称之为秋季特殊提报。

一位上述公司的员工称,从去年开始公司的晋升难度就提高了。尤其是在秋季小晋升期间,一般不会有人去提报,因为如果提报过不了,主管是要担责任的。傅雷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晋升失败,内部活水。

晋升一般伴随着调薪,外界认为公司春季晋升的延迟是为了对冲业务压力。

今年公司晋升比例会缩减吗?当Tech星球询问一位上述公司的HR时,他的回答是:您觉得呢?这形势,平台企业日子都不好过。

京东是去年唯一业绩还不错的大厂。去年,京东调整了晋升时间,由往年的6月、11月推迟到了2月、9月,比平时延迟了3个月。

多位京东零售集团员工告诉Tech星球,今年零售整体的晋升名额并不多。倒是京东国际那边比较多。这是政策方面的原因,国际那边多是因为之前说了,过去半年直接晋升不占名额。一位京东员工解释道。

一位在京东工作5年的老员工表示,今年整体的感觉是低P比高P卡得更严格。他所在的子公司预测整体晋升名额缩减了大概20%左右。

百度和美团一样,分为春季大晋升和秋季小晋升。一位参加春季晋升的百度搜索事业部员工表示,今年卡得很严,按照往年OKR超额完成的肯定大概率可以晋升成功的,但他身边好几个这样的同事都没有成功。

一位拼多多员工表示,拼多多几乎没有职级概念,所以不存在晋升,但是每年两次的调薪幅度确实很大。

阿里巴巴去年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为了稳住和激励P5-P7的基层员工,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获得了一份大规模普调,一些P6的员工月薪直接增加了1万,或者总包上调50%。

一位阿里员工告诉Tech星球,原来是其他部门的评委决定晋升名额,他们总是被吐槽不懂业务,现在放权给了主管自己决定,不固定几个,但得有充分理由。

字节跳动曾经是业务扩张和招人最激进的互联网大厂之一,去年也陷入了裁员漩涡。一位字节跳动的中层对Tech星球表示,今年晋升卡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是公司节约成本的必须。

2、升职器失效

2020年年中,在美团已经工作了5年多的徐皓决定通过内部活水从美团买菜调整去美团优选。在赴港上市养精蓄锐两年后,美团又一次火力全开。这一年,美团优选上升为战略级业务。

这意味着人力、财力、物力都会向优选倾斜。被给予厚望的新业务,对于很多职级已经停滞多年的员工来说是晋升的希望更容易做出业绩,同时,一般公司想要发展某个业务时,也会给予更宽松的晋升标准。

但是去年业绩不错的徐皓依然没有晋升成功。领导让我再等等,先让团队内的一个老人升一升。他告诉Tech星球。

今年春节刚过,一个季度就亏掉30亿美元的美团优选传出了裁员消息。事实上,2020年,美团按计划完成了千城计划后,2021年,它的核心策略已经从大扩张变为追求毛利。裁员是缩减成本实现毛利的有效途径之一。

本地生活曾被阿里巴巴寄予厚望。2018年,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斥资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最初,阿里希望饿了么的市场份额较美团外卖要实现 五五开,认清无法速胜的现实之后,阿里确定要打持久战。

本地生活不是利润中心,没有获得辉煌的战绩,过去,他曾经被称为阿里升职器,但现在一位阿里本地生活员工表示,阿里内部晋升本来就严,考核很多,本地生活更严。

2020年7月,投资了3年教育赛道后,字节决定亲自下场,人生就是博。大力教育的品牌,预示着字节的期许:这是个需要耐心的赛道,但字节希望大力出奇迹。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字节教育招聘了近2万人,却在去年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裁掉了其中的一半。已经不指望晋升了,难度肯定提高,不被裁掉就不错了。一位至今仍然在字节教育线就职、年薪百万的程序员向Tech星球表达了对今年晋升的态度。

一位大厂HR告诉Tech星球,一般公司的利润中心,主营业务晋升比例是会高于其他业务的。但是公司的战略级业务,早期为了快速扩大规模,会倾向于内部活水,条件之一就是可以更快晋升,不过与业绩高度相关。

而过去一年,美团优选、字节教育、阿里本地生活等这些曾被公司寄予厚望的业务进展并不如预期顺利。蛋糕没有做大,能够分享到的红利自然有限。

3、相比职级晋升,更看重涨薪

在一家超级短视频平台连续三次晋升失败后,乔佳逐渐失去了耐心。

她曾经几乎要成功了。那一年,公司冠名了央视春晚,她成为了春晚项目的一员。她觉得自己业绩不错,答辩完后直属领导也告诉她基本确定了。但最后她还是没有晋升成功,原因是自己所在的事业部不是公司最重要的部门。

第二次接到通知准备晋升材料时,她仅仅用了一个周末就搞定了,就是觉得没有希望。现在她已经不报希望了,只是希望薪资涨得快一点儿,这样她可以攒到更多钱,以应对马上要到来的35岁危机。

不止一位互联网大厂员工告诉Tech星球,不是所有的晋升都伴随着涨薪成功。

晋升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所有人都想找到其中的规则。一个例子是,阿里前员工李运华从普通程序员到 P9,所有晋升一次通过,后来他曾经总结了一套完整的晋升方法论,这套方法论上线1个月,订阅就破万。

但是,在不少大厂员工眼里,晋升是一门玄学。

一位曾经在美团工作的员工表示,自己曾经连续两年晋升都是S,但就是升不上去。他亲眼见证过,一个二本院校毕业的本科生在晋升时打败了一个清华的本科硕士连读生。原因不是绩效的差距,而是前者更能清晰地表达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且材料美观。

晋升失败,仅靠每年10%的普调带来的薪资涨幅并不能获得年轻人对公司的忠诚。他们中的一些人在一家公司工作两年后,会选择跳槽以获得更高的薪资涨幅。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是,跳槽起码要涨薪30%,要么就要提高职级。而在一个公司满2年再跳槽,几乎是大厂招人的一条隐性门槛。

如果,你恰好是雇主最需要人的时候,就可以拿到更丰厚的薪酬。一位从小米跳槽到字节的员工说,其总包直接翻倍,当时字节正在大力做教育。

上述美团员工最后还是选择了跳槽,这给他带来了不菲的薪资涨幅。其实职级没有那么重要,可能同样的职级薪资差距能有50%甚至更多。他表示。

晋升只是预期管理的一种手段罢了,有了期待才会长期留下来,但是薪资更重要。一位腾讯员工表示。

这是Tech星球接触到的大多数访谈对象的态度。在中概股仅用三个交易日就蒸发掉2771亿美元市值(这几乎相当于一个阿里巴巴的市值),裁员消息满天飞的当下,能够上涨的薪资成为了互联网大厂员工为数不多的安慰剂。

(备注:文中胡洁、徐皓、乔佳、傅雷为化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 新2国际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